学校新闻

【新春走基层,寻找最美毕业生】“缘起巢院,缘结基层”——记马鞍山市基层公务员王桂贤、黄彬夫妇

时间:2018-02-14浏览:804设置

王桂贤,男,汉族,中共预备党员,1988年9月生,安徽和县人,2007年9月至2010年6月就读于巢湖学院机械与电子工程学院物理教育专业。2011年通过考录成为安徽省“三支一扶”人员,任职于和县历阳镇信访办;2013年通过安徽省公务员考试,就职于马鞍山市佳山乡党政办;2015年借调到马鞍山市雨山区人大办公室。

黄彬,女,汉族,中共党员,1989年10月生,安徽广德县人,2007年9月至2010年6月就读于巢湖学院化学与材料工程学院化学教育专业。2011年通过考录成为安徽省“三支一扶”人员,任职于和县功桥镇劳保所;2013年通过安徽省公务员考试,就职于马鞍山市郑蒲港新区姥桥镇组织办;2016年借调到马鞍山市郑蒲港新区党群工作部。

王桂贤、黄彬夫妇是一对80后基层公务员。2007年两人同时入学巢院,2011年同时考录为安徽省“三支一扶”工作人员,2013年又一同考取马鞍山市乡镇公务员,2014年他们喜结连理,2015年后他们几乎同时被上级单位借调。这是一对有着同样经历的基层公务员,他们的感情起源于巢院同窗之谊,发展于公考路上不离不弃,结发于公考上岸修成正果。他们的步调彼此一致,他们的目标不断重合,在追寻梦想的道路上他们坚持了十年;风雨同舟,相濡以沫,在相识、相知、相守的爱情之路上,他们不觉也走过了十年!就在去年年底,他们还迎来了爱情的结晶——一个可爱的宝宝。

缘,妙不可言

2007年秋,巢院。她是化学教育专业,他是物理教育专业,相对而立的教学楼,隔着一条走廊,上学放学的路上,多少次擦肩而过,然而并没有产生交集,直到一堂思修大课的偶遇:她坐在前排,他躲在后排,上课铃声响起,不一会,后面传出了打鼾声,在这之后的思修大课,总是能听到他的鼾声。一天她的室友看上了他的室友,委托她做媒人。然而室友不知道的是,她早已对身后这个大大咧咧的小伙子芳心暗许。她窃喜,终于有了“充足”的理由去接触他;她又纠结,该怎么“假公济私”在完成使命后为自己开口?缘分就这样来得悄无声息。

他,一米八几的个子,穿着一条宽大的喇叭裤,上身一件黑色立领夹克,染着酒红色的头发,坐在哪里都翘着个二郎腿,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。她,短马尾,圆脸,有点婴儿肥,鼻子上挂着一副塑料边框的眼镜,一米五几的她,脸上总是带着傻傻的笑,一副涉世未深的模样。这样两个差异巨大的人,走到一起,不是缘分又是什么?

刚认识的第一个月,她总是固执地认为,丘比特的爱情之箭一定射偏了,它要射的一定是一个带着眼镜,一脸文弱书生气的男子,才不是这个一脸坏相,看起来地痞流氓的一样的人。然而,一次又一次地相遇,一次又一次地接触,她渐渐感觉到他桀骜不驯的外表下跳动的是一颗善良的心。当他看到拾荒的流浪汉摔得头破血流之后,他会难过,会去献血,他以为这样或许能帮他人;当她的包被偷后,他会第一时间赶过来,陪着她去寻找;当她想要成为一名学校广播站编辑时,他会鼓励她,多看,多想,多练。就这样,他们坠入了爱河。

缘,“三支”是缘

转眼到了2010年,毕业即将来临,她已买好往南(广德)的车票,而他也将回到家乡和县。关于工作,关于未来,他们有了一次次的争吵,又一次次地和好,难道分隔两地的感情终究难以维系?

那一次,她放下工作来看他,可偏偏不巧,急性阑尾炎发作。他在手术室门口等待着,手表的指针爬得比蜗牛还慢,这痛苦的煎熬让他明白,不能再让她离开。手术后,医生来查房,问到两人的情况,在得知两人考编失败后,建议他们转考“三支一扶”,虽然在基层工作很辛苦,但这也是成长的必经之路。医生的话点醒了他们,是啊,与其在纠结与徘徊中饱受折磨,不如去选择一条共同的前进之路。不尝试,不努力怎么会被上天眷顾?

在他的劝说下,两人一同报名参加了安徽省“三支一扶”考试,报考的岗位是他的家乡——马鞍山市和县。最终两人以第二和第九的名次被录取,就这样他们完成了“曲线救国”的第一步。录取后,他被分配在历阳镇信访办,她被分配在功桥镇劳保所,虽然不是同一个乡镇,但是总算是在同一个县城,每天都能相见的日子让他们的感情逐渐加深。

缘,同行是缘

她为了他来到陌生的乡村,生活条件艰苦倒也还能忍耐,可是乡亲们都习惯说方言,沟通非常困难。刚到劳保所工作不久,就有一位白头发花白的老奶奶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冲进了劳保所。老人家用当地方言和她说了好半天,她也没能听懂,老奶奶年龄大了,口齿不太清楚,再加上说的是方言,她急得汗都出来了。后来,她灵机一动,可以请他做翻译啊!急急忙忙打通他的电话,一番沟通之后才得知老奶奶是劳保卡丢失了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这下就简单了,开张证明,让老奶奶带着身份证去定点银行挂失、补办就可以了。可谁想老奶奶不识字,也不知道银行在哪,更别说去银行挂失、补办了。看着老奶奶心急如焚的样子,她不禁想起了远在家乡的外婆,心里不禁升起一股酸涩之意。最终,在她的帮助下,老奶奶成功地补办了劳保卡,笑眯眯地回家了。

而他也同样遇到了工作上的难题。由于信访工作的特殊性,他的工作常常会被群众误解,那种“一心为卿,终被卿弃”的郁结真的让他很难受。其实在工作中,他是一个热情、随和的人,遇到群众来访情绪激动的时候,总是耐心地听完他们问题并一一给予解答,即便是不清楚的他也会请教同事后再作答。虽然有时候会被群众误解,但他告诉自己不能气馁,因为他知道信访工作是最敏感,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工作。一个不小心,不仅仅是自己被动,连单位也会受牵连。

初入政府,两人都是新兵一个。每天都有说不完的新鲜事,“今天人社局局长来我们单位了耶!”“上个月县委副书记走访我们家信访户了呢!”都说同行是冤家,在两人看来,同行让彼此的距离拉近,更能理解彼此的艰辛和不易。类似的工作岗位,同样的工作性质,让彼此的交流更加顺畅,关系更加亲密。工作后,两人逐渐认识到自己在书本知识上的不足,不约而同地,他们想到了母校,一番商量后,他们一同报名了巢院的函授法学本科。他们再一次地,成为了同学,而且这一次是同班同学。

缘,“公考”是缘

两年的“三支一扶”工作,锻炼了他们的意志,也开拓了他们的视野。成为公务员,是两人更进一步的目标。只有改变身份,才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。再一次,他们踏入同一个考场,成为彼此的伙伴和竞争对手。最终他们如愿以偿地考上公务员,这一次,两人间的距离不再是乡镇间的几十公里。这一次,他在江南,她在江北,中间隔了一条长江。又一次的两地分居,考验着他们的感情。不仅如此,这次考试还改变了他们的工作岗位,这次她被分配到组织室,他被分配到计生办。来到新的岗位,又要去适应,尤其是他,一个未婚的男同志从事计生工作难免被人误解。在这种情况下,工作就成为两人每天的必备话题,彼此倾诉工作上的烦恼是消除疲劳的最佳调剂,也是缓解相思之苦的良方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两人已经到了适婚年龄。恰逢和县团委组织集体婚礼,他们一合计,不如就参加集体婚礼,也算是响应政府绿色环保、移风易俗、婚事新办的号召,最后两人在婚礼现场写下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爱情宣言。婚后两人专注于工作,在业务能力上有了大幅度的提高,受到上级领导关注。最后几乎在同一时间,都被借调到上级单位,从事新的岗位,两地分居的问题也迎刃而解。

从学习到工作,从青葱懵懂到成熟稳重,两人共同走过十年,经历了太多不为人知的辛酸。两人坚定的感情,不屈不挠的意志,是支撑他们一路走来的精神支柱。他们生活在基层,工作在基层,奉献在基层,他们用自己的汗水谱写了工作在基层的无悔乐章。他们对自己目前的状态都很满意,也很感谢政府给予他们到基层锻炼的机会,用两人共同的话来说就是“忆往昔峥嵘岁月,品当下浩荡乾坤”。

采访手记:初识桂贤与黄彬两口子是在学校40周年校庆当天,其时的黄彬大腹便便即将临产,桂贤则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她,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在校广播台的录音间里初步了解他们的经历后,有感于他们的携手共进、相濡以沫,我萌发了进一步采访他们的想法。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,也将这篇采访作为对他们爱情的祝福吧!(文/陈小波 图/受访者提供 审/张道才)

返回原图
/